孙子兵法的智慧

来源:未知 作者:步悦 时间:2022-05-14 03:05:44

《孙子兵法》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兵书,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军事著作,被誉为“兵学圣典,是中国古代汉族军事文化遗产中的璀璨瑰宝,汉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古代汉族军事思想精华的集中体现.再好的东西也需要辩证的学习: 兵法是谋略,谋略不是小花招,而是大战略、大智慧。

孙子兵法包含了哪些朴素唯物论和辩证法思想?

一.唯物主义的立场

  我国传统社会,神秘主义影响极大,诸多重大历史事件都可发现其踪迹,秦末陈胜吴广派人夜扮狐狸叫“大楚兴,陈胜王”,树立人们抗秦信心,凝聚人心,刘邦斩蛇起义等等。然而《孙子兵法》严厉禁止占卜预言之类活动及传播小道消息,因其极有可能被敌人利用扰乱我军心,一旦传播开来,很难禁止其影响,故军中必须“禁祥去疑”。孙武认为,最终胜败从来都是建立在两军实力对比基础上的,“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善用兵者必须先考查敌我力量对比情况,在己方占优势时方可开战,以卵击石只能自取灭亡,绝不可将胜利寄于鬼神力量之上,胜利只能建立在实际力量对比上。善用兵者,每一战,需集中兵力形成对敌优势,方可保证胜利,“兵非贵益多也,惟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决战则要等到总体实力胜过敌人时方可。作战要求“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至于掌握敌情则只能依靠情报人员,而绝“不可取于鬼神”,这就为料敌致胜打下了坚实可靠的基础 。

  二.以对立统一方法全面看待战争全局。

  1.全面认识战争之利与害。

  孙武认为,只有在有足够利益时方可发动战争,“非得不用,非利不动`,非危不战”,军争最难之处就是争利,就是变不利为有利,“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发动战争需极其慎重,因负作用实在太大,巨大的物资消耗,国家建设发展放缓以至停顿,人们生命财产时刻面临着极大威胁 ,甚或面临灭国之灾。“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愠而致战”,恼怒之后有再喜悦的机会,但是国家亡了却不可能复存,人死了却不可能复生,必须慎战,没有较大的把握绝不能发动战争。当然战胜好处极大,可以达到别的手段不可能达到之目的,如夺取对方的物资国土,壮大自己,削弱甚至消灭敌人,消除对本国的威胁等等。

  孙子认为,只有全面认识战争之益处害处,才能更好维护发展本国利益,才能最大限度抑制其负作用,将战争之害引向敌方以削弱敌人壮大自己,“因粮于敌”就是一种方法,用敌人的物资来补充自己,将战灾引向敌国。思考战争问题,必须“杂于 利害”,“杂于利则务可信,杂于害则患可解”,认识自己的长处,可增强己方信心,认识已方不足之处,可预先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以免措手不及,被敌利用。全面认识敌我之长处短处,才能以己之长击敌之短,才能避免己之短被敌利用。

  2.全面看待将领“仁”与“严”。

  孙子认为,将领必备素质有五:“智信仁勇严”,曹操注:“智能发谋,信能赏罚,仁能附众,勇能果敢,严能立威”。将领只有关心士兵爱护士兵,才能受士兵真心拥护,才能激励战士们奋勇杀敌,反之若将领残暴不仁,甭说让士兵英雄杀敌,临阵投敌以泄私愤都有可能。从另一个方面讲,必须从严治军,没有严明军纪,就不可能有较强战斗力。“卒已亲附而罚不行,则不可用”。对于已经亲附的士兵,必须以严明的纪律约束之,否则就像骄纵的儿子,无法较好指挥使用,“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

  3.《孙子兵法》中还有许多既对立又统一的范畴,如虚与实,诈与信,分与合,奇与正等等,说明孙武能自觉运用对立统一的方法来全面分析研究战争,这正是《孙子兵法》数千年被奉为兵家圣典的原因之一。

  三.用发展的变化的观点来待战局争取胜利。

  1.因敌变化而随机应变制订相应战法致胜。

  《虚实》篇中说:“夫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兵形与水流相似,水总是避开高处流向低洼处,军队也总是避开敌方的强大之处而攻击敌人的薄弱点,水流因为地形而改变自己的流向,军队则根据敌军的布局而制订相应作战方法,能根据敌军的变化而随机应变取胜,就可称用兵如神了。孙武认为,取胜没有其他好法,不过是根据敌军的变化而随机应对,寻找敌人的薄弱点打击之,集中兵力形成对敌优势,以己之实攻敌之虚。战法无定法,需根据敌方和外界条件变化随时改变,机械套用别人战法只能适得其反。《虚实》篇说:“因形而措胜于众,众不能知,人皆知吾胜之形,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大家都知道我用何种战法战胜敌人,但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制订出这种战法的,机械套用别人战法不行,凭空想像更不行,只能根据敌人的变化寻找敌弱点或用计诱其暴露弱点来胜敌。

  2.主动创造条件变“胜不可为”为“胜可为”。

  孙武认为,“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可胜敌之条件是否出现,不依自己意志为转移,而取决于敌人是否犯错暴露弱点,己方能做的只是保证自己不暴露弱点,立于不败之地,随时捕捉敌人出现的疏漏,然后迅速采取措施战胜之。所以说“胜可知,而不可为”。

  孙武同样认识到主观能动性之重要,认为可以通过主动进攻,使敌不知战地战日,以至“所备者多”,与我直接作战之力量就会大大减少,于是就能形成对敌优势,“敌虽众,可使无斗”,就易取胜,“胜不可为”就能变成“胜可为”。

  “形人而我无形”,“以利动之,以卒待之”,还应隐蔽我方虚实,诱敌现形,以假形示敌,用小利诱敌,使其产生错误判断,采取不当战法,露出破绽,主动创造胜敌条件,我用重兵击之。

  用联系的方法看待战争例子也不少,要求军队如率然(常山之蛇)首尾相互救应,“善用兵者,譬如率然”。“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国家贫富决定战争胜负,“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政治清明与否决定战争胜负,“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政。”

  数千年军事指挥者依靠《孙子兵法》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创造一个又一个辉煌战例,至今《孙子兵法》还有其实用价值,皆因其能自觉运用唯物辩证法分析战争,能真实客观反映战争规律。唯物辩证法永远是我们认识并改造世界有力武器!

书法艺术网 备案号: 滇ICP备2021006107号-70 版权所有:蓁成科技(云南)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本网站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不作为商用,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