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如何看待历史上的宋徽宗?

来源:未知 作者:雍苑 时间:2022-06-23 15:03:11

诗词书画,旷世奇才。治国之道,基本不通。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宋徽宗的悲剧,就在于不该当一国之君。

宋徽宗的评价有兩方面,首推他的艺术成就是中国历代皇帝最高的,且冠名独别第一也多。一是他书法纯青,且发明别人不易効彷的瘦金体。二是他绘花鸟的精细,神情与浓淡,色彩等高妙自成一体,称院体。可以说他的书画艺朮从皇族说是空前的。他的书法发明艺朮公认是无法超越,应是绝后的。另方面,他也是史上理政最昏庸帝王之一。一是他重用奸相蔡京,刮民间之财奢侈皇贡花石纲,且各地官僚勾结蔡京,贪污行赂成风,欺压百姓,引起宫逼民反,著名的梁山起义与方腊起义就出在他朝。还对北侵的金人一再示弱,不敢决心支持李纲拒敌,不理朝政,坐失抗敌时机,终将父子二帝(徽,钦)成为俘虏,终年五十四岁病逝金地五国城。导致北宋灭亡。可叹一代艺朮冠顶的帝王,却是亡国乱政的昏君!历史也有相似之处,如唐的李隆基,精于音律,爱扬玉环,却引安史之乱。南唐后祖李昱,也是诗词音律大腕,也引亡国。看耒当政者,还是冶理朝政为天下之大责也!

为什么说文人画在元代达到了高峰?

【文藏来答】文人画在元代成为山水画的主流,而水墨山水又是文人画的主流。元代以来,青绿山水画家一直在唐「二李」系统的青绿着色与五代董巨系统的水墨山水融合中进行探索。

元 钱选 山居图卷 纸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钱选(约十三世纪至十四世纪初),吴兴(今浙江湖州)人,本为南宋景定间乡贡进士,南宋灭亡后,入元而不仕,醉心于诗画。综观其山水画,多以「山居」为主题具文人隐逸遁世风格的青绿山水作品,诗画结合,提倡作画需有「士气」。

元 钱选 山居图卷(局部) 纸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山居图》是钱选师古开新的代表作,既继承了唐宋「金碧山水」画法又体现出文人意兴,所谓「霅翁山水落墨强,画法骏骎乎晋唐」。

元 商琪 春山图卷(局部) 绢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山石以细劲柔韧的笔致勾勒出轮廓,施以石青或石绿色,山脚染以赭石色,并加金粉点缀,高古而不失清逸之感。钱选作画的笔墨及语言均与其作为南宋遗民的个人经历有关,这些青绿山水画是他作为隐居士人为自己创造的理想世界。

元 商琪 春山图卷(局部) 绢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元代不设画院,宫廷画家多聚集在宫廷秘书监中,如元代早期的商琦。还有一些职业画家活跃于民间,如胡廷晖。他们与文人画家多有交往。

喜欢我的文字,欢迎来【文藏APP】!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商琦为元初名臣商挺之子,主要活动于元大德到泰定初年,因其父的关系与赵孟頫有较多接触。他的山水画施法宋李成、郭熙一脉,《春山图》卷为其传世真迹。该图以横卷式展开,描绘北方山水,用笔较为粗放,笔墨介于工笔与写意山水之间,小青绿与水墨合为一体,透露出文人气息。元 胡廷晖 春山泛艇图(局部) 绢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胡廷晖与赵孟頫同为吴兴人,生卒年不详,大体与赵孟頫同期。他的青绿山水画取法唐「二李」与宋「二赵」,又得赵孟頫之法,在当时为著名的修裱师。赵孟頫曾请他至家中补全唐李昭道《摘瓜图》,后廷晖又摹写了一幅相似图,达到乱真地步,从而在画坛上声名大噪。

胡廷晖的《春山泛艇图》轴绘山石耸峙,云气缭绕,殿堂楼阁布置于山脚水畔。山石用铁线勾勒轮廓,无皴,敷青绿重彩。杨新先生曾撰文考证据宋人记载《摘瓜图》与《明皇幸蜀图》轴为一图两名,而胡廷晖此作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明皇幸蜀图》面貌相似,体现了唐代青绿山水的古意。

元 胡廷晖 春山泛艇图(局部) 绢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元代中后期,元四家(黄公望、王蒙、吴镇、倪瓒)在山水画创作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直接或间接受到赵孟頫写意绘画技法的影响,在江南形成文人画的核心。与吴镇同时期的盛懋(读音:[mào]),始学陈琳,间接受赵孟頫绘画思想的影响,山水宗五代董巨一脉。他长于设色,尤擅青绿,当时的市井百姓争相求购。盛懋 秋溪放艇图 绢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秋溪放艇图》表现渔人隐逸之主题,山石以墨笔为主,近岸坡石及远山染以淡青绿色,墨色浑然交融,构图、笔墨均为盛懋的典型画风。盛懋的绘画在当时有一定的影响,如《东山丝竹图》轴与《商山四皓图》轴等均当为其追随者所绘。元人绘 东山丝竹图轴 绢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概括而言,晋唐宋元是青绿山水产生、形成、完备及与文人画融合的时期,是青绿山水演进历史上最为重要的阶段,该时期形成的具宫廷装饰趣味的【二李】、徽宗院体风格,以及融合士人趣味的赵令穰、赵伯骕、赵孟頫风格,基本确立了明清青绿山水演进的格局和方向。

原文作者:胥瑞頔

原文来源:《紫禁城》2017年9月刊《金碧辉映 晋唐宋元时期的青绿山水画》

《紫禁城》官方授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我并不认为元代将文人画推向历史高峰,因为文人画的高峰应该是明清时期。当然,元代确实是中国画画风大变的转折时期,我们知道,宋画是非常重视写实的,写实主义的院画、界画最为盛行,文人画只是刚刚露出小荷尖尖角。

但到了元代,文人画大盛,生活在元末明初的画家倪瓒自谓:“仆之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尔。余之竹,聊以写胸中意气耳,岂复较其似与非、叶之繁与疏、枝之斜与直哉?” 这种“写胸中意气”的画作,就是典型的文人画。

宋时盛行的界画,也在元明时期迅速衰落,清人著《明画录》,指出:“有明以来,以此擅长者益少。近人喜尚元笔(元笔即指文人画),目界画都鄙为匠气,此派日就澌灭者。”

文人画的兴起,实际上也造成了中国画的衰落,用康有为的话来说,“元明大攻界画为匠笔而摈斥之。夫士大夫作画安能专精体物,势必自写逸气以鸣高,故只写山川,或间写花竹,率皆简率荒略,而以气韵自矜。此为别派则可,若专精体物,非匠人毕生专诣为之,必不能精。中国既摈画匠,此中国近世画所以衰败也。”

书法艺术网 备案号: 滇ICP备2021006107号-70 版权所有:蓁成科技(云南)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本网站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不作为商用,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