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改琴的艺术评价

来源:未知 作者:澹台玲 时间:2022-05-14 05:31:38

每个书法家都得面对传统和现代的关系。今天,传统仍然传递出历史岁月的辉光,但如何使传统和现代能够在个人心性价值上统一起来,使得书法既有文化本土性,又有当代审美的人类性,从而使书法发散出人文精神魅力,实在是有文化境界的书家必须面对的问题。当我拜读《张改琴书画作品集》时,感到与这位未曾谋面的陇上女书画家在书法的传统与现代若干问题上,有诸多艺术观点的相契相通,甚至有“德不孤,必有邻”的感受。可以说,张改琴在浮躁的时代坚持了内在心灵的宁静,在商品消费主义甚嚣尘上之时坚持了艺术的超越性。她厚重的绘画,在笔墨情调中展示出具有浓郁生活气息的黄土高原的神奇、苍茫和生命张力;她的书法,在雄强的形态中包孕着传统经典内在的理性审视和历史吐纳。我注意到,张改琴在书法作品创作中,一方面坚持文人书法的性情书写性和温婉内在性,另一方面,又在其擅长的行草作品中加进北碑的凝重和大气。她在中堂、横幅、斗方、册页、楹联、尺牍书写中,找到了自己鲜活的生命体验和淡远气息。事实上,自我创作和走近经典关系重大,临习过多容易油滑,临习太少则易稚拙,如何在线条生拙中保持意态的鲜活,在帖学体系的书写中融北碑的气势和内敛,使其下笔果断爽利厚重涩行之中,显示书家控制笔墨线条的能力和对汉字乃至于汉字包蕴承载的经史诗文的深刻体悟,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更宽泛地说,现代社会的汉字书法,不仅要为人类艺术尤其是抽象艺术做出自己的贡献,而且要走向世界并成为人类能够欣赏并共同拥有的艺术,其中的关键是必须形成世界性的审美形式共识,并解决文字审美线条化欣赏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文字书写始终是一个底线。对此,书法家既要悟得很高,还要笔墨表现得很妙。很多人内心都有,但很多人笔下没有。内心有了,写不出画不出也不行。张改琴内心有了,笔下也有了,从而能创造出当代女性书法新价值去掉书法火气以后的沉静与宽阔。在我看来,过分张扬火气,使得一些书家丢掉了重要的腕上工夫和纸笔间的细微把捉,这其中拿捏的尺度非常重要。火气太重不行,去掉火气全是软线条也不行。所以古人说书写就是行云流水,自然如水行于渠中。当代世界笼罩着一种形式化、规格化的气氛,人变得空虚并被虚无化了。印刷品泛滥,复制品使艺术日益走向商品化,对普遍性和个体性的追求导致形式化思想的充分膨胀。如何在日益信息化拼凑化的后工业文明中,保持住人间的诗意、生命的意义和艺术的理想,是迈向现代化的社会所必得关注的全球性问题。书法在国际化的今天,代表了中国身份、中国立场、中国指纹、中国文化细胞,表征出中国文化的基本内核。可以说,只有将性情之书融合在人文底蕴之中的书法家,才能在细微的用笔转换中表征自我心性深度,才有不断超越的明天。甘肃是文化大省。历史上不仅有闻名中外的伏羲文化和敦煌文化,而且有大名鼎鼎的草圣张芝、大书法家索靖。在这厚重的文化积淀中,张改琴的书法在文化的传承中登上了新的高度,尽管其书法生态的多样性和创作的地域风格特征还有待加强,但是已经形成了自我的书法文化审美风貌。我有理由期待朝气蓬勃的甘肃书法队伍在她的组织下,会在厚重的书法历史传统继承中,创化出当代书法的新精神、新形态。 ——王岳川《走近经典并超越自我——品读张改琴书画 》
张改琴的画,不仅仅具有男性的阳刚之气,同时也保留着女性对生活的细腻观察与独到的理解。
张改琴的画,可资久赏玩味之处颇多,而我觉得其中两处最为突出:一为山水意境的澄澈深邃;二是造型语言的天真简率。这是张改琴的不二法门。而她在造化与心源之间的自由驰骋则得力于她的决不自我拘囿。对于传统的继承并不那样死守成规,而是随时随地用开拓的目光注视自己的创作。
——刘大为
张改琴的书与画都浸渍着一种沧桑感,有一种江南女子很难有的境界。她的画作,恢弘厚重而不凌厉不峥嵘,古拙苍涩而不奇诡不玄虚,回响于深处的是一种对人生的沉着与对生命的关爱。她的书作,久受传统碑学的浸濡,对墓志石刻书风研习尤深,且能融会近现代金石书风的笔意,又从民间书法中汲取了营养,汇多家为一家。而且以书入画,以画为书,写出自己心中的意趣。
——肖云儒

书法艺术网 备案号: 滇ICP备2021006107号-70 版权所有:蓁成科技(云南)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本网站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不作为商用,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