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觉得中国画那么难看?

来源:未知 作者:何会 时间:2022-06-22 20:11:44

你的感觉是对的,中国画的确很是难看的,不管是颜色,造型,线条,都是及其古怪,的确很丑,但我要问个问题,如果喜欢喝酒那为什么会说茅台酒是最好的,它的口味是又苦又辣,有些人居然能喝出香味,为什么可以常年喝茶,而没有人常年去喝味道更可口的甜水。就事论事,中国的绘画从诞生就不是为了好看,也不是为了状物,不是为了画一颗真树,一座真山,我们的趣味完全不在这里,虽然国画的写实高度宋代到达顶峰,但写意这个词基本概括了我们的审美趋向

,如果你的直观感受是认为很难看,这正反应了你的直观是一直受现代西方审美的影响,对中国画可以说是不懂,因为要欣赏到这个美,是需要门槛的,因为它是高级的,精致的,文人的,个人的,一个中国艺术家的品格学识审美技艺在接受外界刺激的时候会有一个心灵的参与,用主观的感受把它表现出来形成绘画,它汇集刚柔开合,疏密节奏,虚白实黑,干湿浓淡,轻重缓急,大小斜正,俯仰断续等相互矛盾的因素,而又将它们合理的有机统一,创造一个又一个独特的视觉样式,它难看不是它的问题,几千年传下来到如今这套程式高度成熟,但仍要发展,这一点李可染先生已经前进了一步,山水随时代,相较于纯古典绘画,他画的山水已经不是那么难看了,我们欣赏几幅经典!

你认为现代国画家谁的画最值钱?

谈到中国画数谁的画值钱,明代著名画家唐寅的《庐山观瀑图》,在2013年9月19日,纽约苏富比拍买公司举行中国古代书画拍卖专场,最终以5.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9亿元)的天价成交,其中刷新了唐寅书画拍卖的世界纪录;而现代国画家谁的画最值钱?这个问题稍为复杂一些:当代和现代意义相近,容易混淆视听,需要通过分析讨论,得出结论:

1985年吴冠中乘小艇周庄写生

1、当代:1949年新中国成立-至今,也就是人民当家做主的新的历史时期。

2、现代:1919年五四运动-1949新中国成立,无产阶级主持国家政权的时代。

3、本文中现代的定义:从1900年至2000年,即上个世纪,而本世纪因为时间短暂,可以列入现代的范围;笔者认为:国情、政局的变化,是社会新旧体制改革的变化,而不能成为时间分段的依据和标准。

吴冠中作品

现代国画家确实是人才辈出,群英绘翠:齐白石, 赵无极, 吴冠中, 张大千, 徐悲鸿,潘天寿, 黄宾虹, 林凤眠,傅抱石、 陆俨少、 陈逸飞,、崔如琢,个个高手,人人英雄,数不胜数,其中数第一者,非吴冠中莫属:2016年4月4日,吴冠中《周庄》以2.36亿港元成交,刷新中国画拍卖纪录。

吴冠中作品《水乡周庄》

问题好象回答到此已经结束,但是我们要更进一步来分析吴冠中大师最值钱的原因和历史时,却是一个复杂、刺手的问题,我们从学习经历、其人其事、画学天赋、绘画理论、国画风格、社会评价等等多方面来分析、探讨,限于篇幅,我们仅从理论方面琮加以探讨:

吴冠中的作品炅日当空,光芒万丈;性格无所畏惧、率真直爽;而理论不落俗套,出乎意料,徐悲鸿所谓“独持偏见,一意孤行”,常常被推到学术争论的风口浪尖,众怼相对,水火不容!

一、形式美感,质疑“内容决定形式”在方法论层面的唯一性“不是说不要思想,不要内容,不要意境;我们的思想、内容、意境……是结合在自己形式的骨髓之中的,是随着形式的诞生而诞生的”

“内容不宜决定形式,它利用形式,要求形式,向形式求爱,但不能施行夫唱妇随的夫权主义。”内容和形式有紧密的联系,但是两者又有本质的区别,内容固然通过形式来表现,但是一个内容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比方用国画来描述一个美女,其身态可以坐、卧、行、站,其表情可以是喜、怒、哀、乐,其衣服可以是赤、橙、黄、绿、青、蓝、紫,所以把内容看作决定一切的东西显而易见是错误的,极易形成教条主义、形式主义,而否定了艺术的创新和改革。

吴冠中作品

二、风筝不断线,强调艺术作品为人民服务的问题:“一切形式及形象都无例外地源于生活,包括理想的和怪诞的,只不过是渊源有远有近,有直接和间接的区别而已。”

“ ‘无形象’是断线风筝,那条与生活联系的生命攸关之线断了,联系人民感情的千里姻缘之线断了。”现在提出艺术有阶级性吗?有人会笑我老古董,是的,社会在高速发展,阶级好象已经、或者将要消亡,但是,艺术的取向性和方向性仍然存在,金碧辉煌的作品容易为富豪趋之若鹜,而接近生活的作品为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艺术作品为人民服务是最高尚和光荣的。

三、笔墨等于零,强调国画笔墨以外的更多的审美标准: A、“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

B、“人们往往孤立地评论笔墨,喧宾夺主,笔墨倒反成了作品优劣的标准。”

C、“孤立的色无所谓优劣,品评孤立的笔墨同样是没有意义的。”

吴冠中作品

一文即出,万箭齐发,张仃发表《守住中国画的底线》,万青力发表《无笔无墨等于零》,江洲发表《断线的风筝》、童中焘发表《居“一”治“一”,弘扬“笔墨之道”》、郎绍君发表《笔墨问题答客问———兼评“笔墨等于零”》等等,都对这个观点大“打”出手、口诛笔伐,进行了暴风骤雨般的猛烈抨击。

吴冠中作品

我认为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画的审美标准是什么?解决好这个问题,一切都会变得清清楚楚、一目了然,南朝齐谢赫的的著作《画品》中国画审美“六法”,即:昔谢赫云:画有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移模写。“六法”是中国古代美术品评作品的内涵、外延,画象的外形、结构,用笔的笔墨、色彩,画面的构图和摹写,作品的创作、流传的标准,具有中国画品评的重要美学原则,从其中不难看出:笔墨仅仅是其中一项,仅占六分之一,离开了其中五项,笔墨真的等于零。

吴冠中作品

吴昌硕画论:“我虽不善画,而颇知画理”, 吴湖帆所谓“宁可眼高手低,不可手高眼底”,殊途同归,万法归宗,从根本上、本源上说明绘画理论、创作思想指导着国画作品的内涵、外延、形式、趣味。

时间在消失、推移,社会在发展、进步,国画也在创新、改革,明天新星将冉冉升起,新的国画大师脱颖而出,但是,吴冠军中在上个世纪中国画的地位是稳如泰山、一成不变的。

书法艺术网 备案号: 滇ICP备2021006107号-70 版权所有:蓁成科技(云南)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本网站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不作为商用,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